中国洛都网
当前位置:中国洛都网 > 新闻 > 正文

小区QQ群主取代业委会不成打砸抢

2016613日,桂林市公安局七星分局正式对韦玉等人故意损坏财物、寻衅滋事一案进行刑事立案,随后在一家酒店将其抓捕归案。

韦玉是桂林医学院的女职工,也是桂林的小区“奇峰小筑”的一名业主。她自建一个业主QQ群,利用QQ群形成的影响力,妄图取代小区已有的业委会并赶走物管,几年来,她极尽造谣污蔑之能事,在线上、线下大闹奇峰小筑,使一个原本安定和谐的小区乌烟瘴气,民愤极大。

点击查看原图 

自立为王

QQ群如今对于人们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只要注册QQ的人都可以建群。可在奇峰小筑业主韦玉的眼中,QQ群也能成为谋权谋利的工具。在建群的过程中,韦玉与业委会、物管就开始产生龃龉。

奇峰小筑是桂林最早的小区,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也是桂林最大的小区之一,占地面积300亩,居住人口高达2万人。

如此庞大的居住人群,建业主QQ群按理说很容易加满,但韦玉建群后,却人数寥寥无几。于是,20135月,她准备在小区大门口以打大横幅的方式,拉人进群。

小区的物管公司是桂林市兴邦物业公司,2011年在5家物管中竞聘成功,入驻小区后解决了小区一系列难题,脏乱差的面貌一扫而空,物业费每平米仅0.5元,十分低廉,获得了广大业主的一致肯定。

物管公司认为在大门口拉横幅宣传QQ群,需要跟业委会商量。而业委会研究了一下认为,建群是个人的自由,但这不是业委会的官方群,而是个人群,在大门口拉横幅的方式宣传有误导之嫌,于是拒绝了韦玉的要求。

韦玉一计不成,于是印了几千张印有QQ群号码的小卡片,在所有的楼道发放,使她的QQ群人数迅速膨胀,韦玉由此在奇峰小筑小区拥有了自己的影响力。

韦玉当然不满足于线上虚无缥缈的权力,她的目的在线下。为了拥有话语权,她开始对业委会和物业管理公司挑刺。她首先抛出并引起很多业主共鸣的就是“公共维修基金去向”问题,因为小区已建成20多年,面临年久失修的难题。

中国的房屋维修金制度始于2004年。按规定,2004年起,房屋维修金是房屋办理产权证时必须缴纳的费用。按照2007年重新修订的《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管理办法》的规定,公共维修基金专门用于小区公共设施的维修,归全体业主共有。

然而,奇峰小筑建成于1993年,在本世纪初早已销售完毕,业主们购房时从来没有缴过维修基金。这笔不存在的“基金”成了韦玉拉拢人心的幌子。

拥有一定话语权后,韦玉就开始对小区业主委员会发难,声称成立多年的业委会是非法选举,而运作良好的物管公司也是非法聘任,要求解聘,重新改选。

为了达到目的,韦玉还自建了一个“奇峰小筑业主之家”,并自任“主任”,纠集了一批不明真相的业主,开始大肆攻击原本的业委会,甚至使很多业主误以为小区存在“两个业委会”。

攻击升级

从打官司,到网上发帖攻击辱骂和造谣,到满小区张贴黑色大字报,再到强抢办公楼,组织不法分子打砸物管公司、打伤保安,韦玉从最初的理性到最后的疯狂,一步步踏上违法直至涉嫌犯罪的不归路。

201311月,韦玉以群主身份纠集了QQ群的两个业主成员,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业委会选聘兴邦物业为物管公司非法,理由为选聘物业公司没有召开业主大会。本案历时两年,历经一审、二审。20151119日,桂林中级法院下达了本案的终审判决,韦玉败诉。终审法院认为:由于奇峰小筑小区居住户人口众多,奇峰小筑业主大会会议采用书面征求意见的形式选聘物业公司对小区进行管理,符合《物业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通过征求意见的形式,有82名业主代表同意续聘兴邦物业对奇峰小筑进行物业服务,共代表的住户数为2216户,建筑面积约215939.12平方米,已经达到该小区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过半数的业主且占总人数过半数的业主同意,其选聘程序合法。

韦玉不甘心就此失败。开始在网上、线下大肆发帖和拉横幅、写大字报,四处攻击物业公司和业委会,同时鼓动业主不缴纳仅0.5元每平米的物业费。一些不明真相的业主受到蛊惑,开始拖欠物业费,加上韦玉到处抹黑造谣,使兴邦物业公司一度陷入了窘境。据初步统计,韦玉等人在网上发布的攻击物管公司的帖子高达数千条,一搜索“奇峰小筑”,映入眼帘的几乎全是各种负面新闻,不但使物管公司、业委会无辜受屈,也让居住在此的业主和商户感觉“很受伤”,明明是极少数人在拨弄是非,但在外界看来,奇峰小筑却好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感觉物管一塌糊涂,有些业主想出手二手房,在价格上也受到严重影响。

韦玉各种攻击污蔑手段均没有实现改选业委会的目的,而业委会和物管公司的一味忍让退缩,期待和解和谐,也让韦玉等人更加肆无忌惮,也开始一步步走上违法犯罪之路。2015315日下午3点半,韦玉等人带领十几名业主,二十几名社会不明身份人员,光天化日之下,冲击物业公司,砸烂公司大门(价值5000元),并强行拆走1扇钢化门,损坏公司招牌,打烂高清监控摄像头4个和电话1部,损坏办公室所有告示牌,抢走白油漆1桶、办公桌布1幅、锦旗2幅,用白油漆涂鸦撒泼公司大门及办公场地。

201668日,韦玉带着十几名业主再次来物业闹事,其间,韦玉拿扫帚对着保安进行威胁和谩骂,随后再次上演砸门、踢门的戏码,门被踢坏后,又往物业公司里边扔矿泉水瓶。

多行不义必自毙。忍无可忍的物业公司决定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韦玉等人打砸行为向警方报案,20166月,七星区公安分局立案后,迅速抓捕了以韦玉为首的一批寻衅滋事分子。

韦玉其人

奇峰小筑的业委会曾经派人到桂林医学院,希望通过上级领导管管韦玉这个整天在小区闹事的人,医学院领导听闻提到“韦玉”,连连摇头,称韦玉家庭不和睦已离婚,在医学院也是一个出名的“刺头”。还讲了一件关于她的轶事:韦玉跟一个同事要竞争一个职称评级的名额,那个同事在各方面都优异于她,院领导也已做了决定,但是韦玉跑到同事家中大闹不休,直至该同事主动找院领导放弃职称评选方才罢休。

韦玉大闹奇峰小筑,目的无非争利。然后,她不是为了全体业主谋福利,而纯粹是为了个人私利。

2014年,由于韦玉的蛊惑,很多业主拒绝缴纳物业管理费,使物业公司入不敷出,一度需要靠借钱度日。由于资金十分紧张,保洁阿姨的工资也被拖欠。这引起了保洁阿姨的不满并“罢工”一周,小区的生活垃圾迅速堆积如山。——这后来被韦玉悉数拍照上网,并成为“物管公司导致小区脏乱差”的主要罪证。

利用保洁阿姨的罢工事件,韦玉以“业主之家主任”的身份站了出来,组织人员向业主收费,每户10元,前后收费总计约7000元。然后,她在环卫局找了一辆垃圾清运车,在小区转了一圈,还没有收满一车垃圾就走了,其收费最多几百元。而其他的钱款,最终不知去向。而小区的垃圾是在高新区领导亲自出面,连同物业公司承诺一定解决工资,保洁阿姨全面复工的情况下,垃圾最终得以清运并恢复如常。

韦玉的“业主之家”并非仅仅线上组织,而是打着“业主自治”的幌子,开始独立于物管公司和合法的业委会,自行向业主收物业费,前后收费总计有七八万元。这笔“物业费”到了韦玉的手上后就去向不明,从未用于全体业主的公共福利。而所谓的“业主之家”“业主自治”,是韦玉等人自行设立的,既没有经过业主选举,也没有经过有关部门备案,纯粹一个非法机构。

韦玉等人还抢占了小区的“老年人协会”的办公楼,一些老人上门要求归还,他们就极尽辱骂之能事。韦玉还对在楼下停放的电单车进行收费,每个月收取大约1万元的停车费。由于小区的保洁、保安等一切物管工作都由现有的兴邦物业在承担,物管公司所有的支出均会公示于众,而韦玉等人的收费既没有合法用途,又缺乏正当理由。据估计,大概其主要用途都用作了所谓的“维权”或称“夺权”事业上,如雇人闹事,拉横幅,找新闻媒体等。

据一些加入过韦玉的QQ群的业主说,QQ群最多不过2000人,而小区则有2万人,一个QQ群凭什么就认为自己代表了整个小区业主,韦玉还把自己的QQ群经营成了“独立王国”,大搞一言堂,只允许大骂物管和业委会,只要有人为物管辩护两句,她就认定他是“内奸”,马上踢出群。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成为业委会主任,并由她来选聘物管公司,那业主连说话的份都没有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洛都网 » 小区QQ群主取代业委会不成打砸抢

赞 (0)
分享到:更多 ()

中国洛都网 Copyright 2017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