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洛都网
当前位置:中国洛都网 > 新闻 > 正文

中国围棋的“洛阳情结”

中国围棋的“洛阳情结”

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林建超在洛阳围棋博物馆仔细观展

本报驻河南记者 陈关超

围棋根植于河洛文化之中

当你走进洛阳围棋博物馆时,整个陈展的古代围棋品类,足以颠覆常人对围棋棋子认识的空间概念:馆内在1000多米长的展线、上下两层楼的展馆内,诠释了从围棋起源、春秋战国、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 ,隋、唐、宋、元、明、清至今的围棋史话。展品从汉代的土埐色人工磨制石头围棋子,发展到唐代的陶制两面凸围棋子,到了宋代改型成了两面平型的围棋子,明清以后定型成现在的单面弧形的子型。

丰富的展品撼动每一位来参观者的心:没想到古代围棋子的内容这么丰富,饱眼福了!“你瞧,这是目前最大的棋子,直径26.1毫米,像一元币大小,这是最小的棋子,直径才8毫米,好像一粒豆豆,有世上最薄和最厚的棋子,有过渡型棋,棋盘格棋子……”工作人员讲解说,洛阳围棋博物馆内的每一枚古棋子,都记载着一段动人的故事。记者看到,在展品众多的类目中,除了棋谱、棋盘、棋罐等,最饱人们眼球的还是宋代围棋子的花色和棋型。

在中国的五大窑址中,北宋的钧窑、汝窑和官窑都出过棋子,还有洛阳扒村、宝丰的清凉寺、焦作的当阳峪、巩义的黄治窑址也出产很多类型的围棋子,有一些是素面的;但更主要的是这些窑址在宋代生产出了相当多的带纹饰的花围棋子,有印花的、有剔花的,还有写刻花的;上面源自生活的内容,承载着丰富的人类精神文化,馆内几百种花色围棋子的材质有陶质的、瓷质的、大漆的、琉璃的、水晶的、瓷片的;花色图案涵盖了人物类、文字类、钱币类、鸟羽花草类……还有笔工精美的剔花图《牡丹花》棋子,竹刻工艺花《莲荷》花;让人不能忘记的《乌鹭》漆器围棋子。

洛阳围棋博物馆是一个古围棋文化专属类的民营博物馆,共展存历代棋子3万余枚,此外,人们在博物馆里还能了解到历代名人与围棋的故事,围棋的经典诗词,围棋的外传,以及金庸等名人对洛阳围棋的厚望。

洛阳是中国围棋重要的发源地之一,市区开发的古栈道中曾出土大量与围棋有关的文物遗存,例如定鼎门遗址的出土文物中就包含有一批唐宋时期的各种带花围棋子,在开发老城区新街时,出土了大量唐代制作棋子时遗留的带冲孔贝壳,这些都可以证明,洛阳在古代就是围棋活动及生产的重地。

围棋博物馆馆长王潼玲说,围棋产生的原因一定是与直线图形、点和黑白、数等概念相关的,河图洛书也同样反映了上古时期人们这类认识的产生。河图洛书的图形与围棋有相近之处,如果想象用类似图形占卜的古人,发明了围棋,也是一种合乎情理的猜想。当然更恰当的说法是:围棋是在河图洛书的文明土壤中孕育出来的一朵瑰丽的花朵。

洛阳曾见证围棋鼎盛时期

王潼玲说,春秋战国时代文字中提到围棋主要是作比喻用,如“举棋不定”“专心致志”等,可以作比喻说明已经很流行,孟子说“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围棋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游戏而已。这个情况到西汉没有太大改变,因此对于围棋的文字记载不比先秦多多少,有的也多是一些如贾谊“失礼迷风”一类指责的文字。

这一情况到东汉初有了很大变化。桓谭、班固、李尤、张衡、黄宪、马融等一大批东汉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当然大部分也是官员,撰文表述围棋、解释围棋、赞扬围棋,围棋的社会地位得到了根本改变。

史书记载,围棋尤其以“班马”为代表影响最大。这班是班固,马则是东汉著名经学家、思想家马融。班固的《弈旨》和马融的《围棋赋》把围棋提高到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高度,开创了对围棋文化研究的先河。班固的《弈旨》认为围棋与经世致用的帝王之术联系起来,从兵法的角度系统地论述了围棋的义旨,赋予了围棋以现实价值,从而理直气壮地扫除了以前社会对围棋的消极评价,围棋从此进入上层文化的范畴。这些经典仍然是我们研究围棋对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影响的主要文献,无疑当时的京都洛阳也必然是围棋活动复兴的中心。

从东汉以后到魏晋南北朝围棋进入了一个大繁荣期,而此期间洛阳大部分时间都是国都,无疑也当然是围棋活动的中心。后来的史书是怎样记载的?

记者了解到,从东汉以后到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皇帝好围棋,并提倡推崇围棋,甚至以围棋而升官;而文人崇尚清淡洒脱名士风流,醉心于琴棋书画,如此之历史环境当无可复制。

南朝《世说新语》中记载着当时洛阳宫廷围棋风之盛。宋代的《忘忧清乐集》可称是流传至今的最早对局棋谱之一,记载了当时的皇亲国戚即使是在繁忙的政务之中仍乐在棋中。西晋宫廷和上流社会好弈史书中多有记载。 随着西晋东迁,中原文化第一次大规模地向南方传播,从东晋到南朝出现了一大批热衷于围棋的帝王,他们在全国范围内定棋品、评棋格,封围棋州邑,弈棋赌官,弈棋通宵达旦等,围棋进入空前大繁荣时期。

北魏高祖孝文帝迁都洛阳,推行汉化华夏同风,重现洛阳盛世,围棋盛况不衰。《魏书》上多次记录了一场难得一见的南北对抗赛,无疑以洛阳为中心的北方的围棋依然兴盛。

香山九老:洛阳围棋的标志

史料记载,隋朝统一全国再次定都洛阳,隋文帝厌恶游乐,对围棋留有余地,但南北朝时期的围棋畸形繁荣的时代也就结束了。可民间弈棋之风依然,唐朝建都长安,但更偏重洛阳,关于这一时期有两则资料可证围棋在当时的地位,一是《新唐书·百官志》记载,习艺馆是宫内教习宫女的机构,说明围棋是宫女的必修课程。唐玄宗即位后设翰林院待诏,其中也有棋待诏,应是受此影响。二是日本最早汉诗集《怀风藻》中记载有日本僧人辨正以围棋而受李隆基赏遇的史料。

王潼玲对记者介绍,对于洛阳围棋来说最具标志性的人物事件当数白居易和香山九老。香山九老代表着洛阳围棋的标志。何为香山九老,当时这些文人志士们是怎样推崇洛阳围棋的呢?

所谓香山九老是指唐武宗会昌五年(845年)春夏两季,74岁的白居易于家中先后举行了两次著名的聚会。第一次聚会在春三月,与会的加上白居易共七人,白居易作《七老会诗》。第二次在夏天又增二人,白居易作《九老图诗序》记载这两次聚会。

围棋是聚会重要节目内容,白居易好弈,留下了数十首述及围棋的诗。因此九老会中围棋当是应有的节目。九老会后第二年,白居易去世于洛阳,享年75岁,赠尚书右仆射,谥号“文”,葬于洛阳香山。从此,洛阳围棋在这里留下了千古佳话。

历史的长河已经远去,近年来,洛阳市委、市政府十分重视洛阳围棋文化的建设。2012年该市专门批准通过了洛阳围棋博物馆。该馆是以古遗存实物为主要展品的民营专业博物馆,其藏品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价值、人文价值和美学价值等。全馆藏品2.5万余枚,共计四十一大类310种。在其藏品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宋代单花形图案围棋子类就有汉字、钱币等十七大类,共计173余种,充分体现出宋代围棋发展的繁荣昌盛。这些花纹图案象征时代图腾的文化符号,呈现了棋人崇高的德行以及至高的精神。

(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洛都网 » 中国围棋的“洛阳情结”

赞 (0)
分享到:更多 ()

中国洛都网 Copyright 2017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