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洛都网
当前位置:中国洛都网 > 新闻 > 正文

“317”案近五千万元漏洞考验渑池县政府诚信

渑池县金融服务办公室

金鑫担保公司业务部

虚假借(贷)款申请

银行存取款凭据

   【核心提示】备受关注的渑池“317”专案并没有尘埃落定。三门峡银行渑池支行放出的贷款2390万元不见踪影,49个家庭的2221.6万元被“打水漂”,“317”专案4611.6万元漏洞考验渑池县人民政府诚信。

   500万元入股成部门经理

   2008年6月,刘佩奇注册成立渑池县恒瑞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恒瑞担保公司),2011年3月,按渑池县金融办要求整合停业,2013年1月,恒瑞担保公司被渑池县工商局吊销。

   渑池县金鑫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鑫担保公司),直属渑池县财政局,由渑池县政府金融办直管。金鑫担保公司成立于2006年8月,是渑池县人民政府控股企业,也是渑池县唯一的政策性担保机构。

   据调查,金鑫担保公司,注册资本(金)为3028 万元,是由6份股金组成,每份股金500万元,其中渑池县财政注入2份股金1000万元,有三份股金1500万元由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项目提供,旨在构筑融资服务平台,促进中小微企业发展。还有一份股金500万元就是恒瑞担保公司的刘佩奇。

   据一知情人士透露,刘佩奇是2012年初由渑池县金融办主任、原金鑫担保公司董事长周临江介绍,而出资500万元入股进入金鑫担保公司的。2012年7月,金鑫担保公司从新华北街搬到原农发行四楼办公,三楼是渑池县人民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二楼是金鑫担保公司业务部,也就是金鑫担保公司银监会理事刘佩奇、赵淑英夫妇办公场所。

   对于刘佩奇、赵淑英夫妇而言,500万元入股金鑫担保公司是一件大好事。按照双方协议约定:刘佩奇可以自主选择客户,在三门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渑池支行(下称三门峡银行渑池支行),以其股东放大5倍为本人、亲戚及朋友做担保业务。也就是说,刘佩奇、赵淑英夫妇可以在三门峡银行渑池支行享受2500万元的担保业务。刘佩奇、赵淑英夫妇的身份从私营企业一下上升到政府机构部门负责人,带上了政治光环。

   出于感谢,刘佩奇、赵淑英夫妇赠送给“贵人”周临江一辆丰田越野(豫MP**15)。而周临江也将在三门峡银行上班的儿子,以及金鑫担保公司新任董事长张文华引荐给了刘佩奇、赵淑英夫妇,进行人脉资源对接。

   期间,金鑫担保公司董事长周临江高升为渑池县金融办主任,金鑫担保公司董事长由原渑池县坡头乡纪委书记张文华担任。

   不过,张文华目前也存在渑池县公众的大量举报,他涉嫌吸收邹某及金鑫担保公司职工樊某多笔资金高息放贷。还将2014年6月河南省工信厅下拨的“中小微型企业补助款”600万元,为刘佩奇、赵淑英夫妇代偿12户逾期不还的放贷客户。另外,他还在渑池县城怡园、韶馨苑小区两套豪宅。

   骗取银行贷款2390万元

   2013年以来,通过三门峡银行渑池支行担保业务的便利条件,向孙玉法、赵群法、李秀琴、张宁、卜东亮、邹松珍、张鹏等48人银行贷款2390万元。

   一、孙玉法、赵群法、王凯、董良等20人各贷款50万元(合1000万元),后分别还王凯、董良5万元、3万元,其余992万元全部由刘佩奇、赵淑英夫妇使用。

   二、李秀琴、张宁、李栓梅、黄克伟、樊林涛、宋玉周、张勇海等7人各贷款50万元(合350万元),赵淑英、刘佩奇夫妇分别使用以上人员贷款及保证金18万、20万、30万、22万、30万、30万、40万元,共计190万元。

   三、卜东亮、李明、崔栋等19人各贷款50万元(合950万元),刘佩奇、赵淑英夫妇均从中扣除保证金10万元,合计190万元。

   四、邹松珍、张鹏分别贷款50万元、40万元(合90万元),刘佩奇、赵淑英夫妇各从中扣除保证金8万元,合计16万元。

   以上四项48人共计银行贷款2390万元,刘佩奇、赵淑英夫妇私用贷款及保证金1388万元。

   由于刘佩奇、赵淑英夫妇的归案,以上48人已支配使用的1002万元,也选择了不再返还,躲的多藏的藏。三门峡银行渑池支行放出的贷款2390万元,从此不见了踪影。

   为何定性骗取银行贷款呢?原来刘佩奇、赵淑英夫妇要求贷款人填写《个人借款申请书》时,绝大多数资料都是赵淑英“制造”,贷款人只需“依葫芦画瓢”,填写虚假的“年收入50万元”、有房产有固定工作等等,然后提供一个房本,到银行递交表格,然后照相,剩下就是回家等通知领钱了。

   而银行卡全部是赵淑英掌管,连密码也是她设置,有的户名也换成了二弟赵希法、三弟赵群法、刘佩琦女儿刘源洁,并由赵希法办理取款。让人费解的是,在银行取钱时,真正贷款人不在场,竟然可以由他人随意领取。

   难怪有人说,2390万元贷款不见踪影,跟银行疏忽管理存在着关系。而赵淑英弟弟赵希法、赵群法、女儿刘源洁三人,同样罪不可赦,是典型的同案犯。

   据了解,刘源洁是河南省统战部录用的公务员,目前是试用期。官方资料显示,刘源洁,1989年2月出生,2011年7月毕业于郑州大学信息管理系档案学专业,工作单位是渑池县金融服务办公室。

   举报称,刘源洁的“金融办副主任”证明,是渑池县金融办主任周临江一手经办。刘源洁在金鑫担保公司上班期间,她竟然伸手向她的同学“融资”了300万元。

   还有,刘佩奇、赵淑英夫妇的儿子刘源浩,1981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在渑池县某部队入伍,后在渑池县武装部工作,现为河南省光山县武装部副部长。期间,刘佩奇、赵淑英夫妇全是金钱铺路,包括女儿刘源洁“本科学历”能在“研究生”们中“脱颖而出”,成为河南省统战部的录用公务员,也是花重金“买”得。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义之财必将引火自焚。刘佩奇、赵淑英夫妇终身陷囹圄,虽换来了儿女刘源浩、刘源洁的“前程似锦”,有车有房有“权”,但“钱”从何来?相信天网恢恢,这对兄妹或将“好景不长”。

   吸收公众存款2221.6万元

   刘佩奇、赵淑英夫妇自从入股金鑫担保公司后,就鼓吹自己是金鑫担保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因公司经营需要向社会吸收资金,可以享受月利息1分、1.5分或2分,并承诺资金安全受官方保护,随时使用,随时提取。大部分亲戚朋友到公司后,发现与政府金融办同楼办公,而且金鑫担保公司确实是渑池县人民政府控股企业,也是渑池县唯一的政策性担保机构。所以,大家都确信无疑。

   正是出自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又是太熟悉的亲戚朋友关系。刘佩奇、赵淑英夫妇先后吸收了孔树芝、曹晓川、李菊风、张红生、吕振娜、王顺霞、史爱珍等49人资金2279.6万元。后分别还孔树芝、代建平50万元、8万元外,尚欠2221.6万元。

   49人的款项中,最少的2万元,最多的达502万元。他们有赵淑英的姐妹外甥,有刘佩奇的私交朋友。因为积蓄多年的血汗钱被“打水漂”,代三保、沈文红、王振西等六人因积愤成疾,含怨而死。

   刘佩奇、赵淑英夫妇将亲戚朋友的2279.6万元吸收到手后,突然不知去向。无奈之下,亲戚朋友们撕开脸面,以“诈骗”为由向渑池县公安局报案,2014年3月17日警方立案,成立了“317”专案组,同年4月11日、18日,赵淑英、刘佩奇相继归案。同年5月16日,刘佩奇、赵淑英夫妇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河南省渑池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5年12月17日,渑池县人民法院下达(2014)渑刑初字第318号刑事判决书:赵淑英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五年有期徒刑,犯骗取贷款罪判处三年十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40万元。刘佩奇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犯骗取贷款罪判处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20万元。

   4611.6万元去了哪里呢?渑池公检法集体“失言”,认定赵淑英之“说”,3790万元借给侄子赵毅投资隆鑫环保办砖厂,还买了30%的隆鑫租赁股权,都因经营不善破产了。而赵毅人呢?跑了,于2014年8月开始被公安机关上网追逃。

   钱花掉了,人找不到了。至于49人2221.6万元被骗,属于非法集资,是刘佩奇、赵淑英夫妇个人行为,他们是租赁办公,与金鑫担保公司毫无关系。渑池公检法如此“定性”,难以服众。刘佩奇所递交给银行的每一份个人申请借(贷)款表格上,均有金鑫担保公司公章和董事长张文华签名。监管部门渑池县金融办以及金鑫担保公司显然是在推卸责任。

   2015月12月28日,渑池县人民检察院下达三渑检公诉诉刑抗【2016】1号刑事抗诉书:造成巨额损失无法弥补,社会影响恶劣,其没有悔过的实际行动,不能从轻处罚。刘佩奇、赵淑英夫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221.6万元,数额特别巨大,法定刑幅度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一审判决对赵淑英、刘佩奇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年,明显量刑畸轻。

   渑池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对刘佩奇、赵淑英夫妇处罚金60万元结案。那么,三门峡银行渑池支行的2390万元放贷不见踪影,49个家庭的2221.6万元被“打水漂”,谁来承担?这些醒目的“经济黑洞”谁来填补?请继续关注后续报道。(马涛 王赟)

新闻来源:http://erqifayuan.fyfz.cn/b/876573

声明:本文非原创,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网友自行斟酌。如对文章观点有异议或持有反对意见,请及时联系我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洛都网 » “317”案近五千万元漏洞考验渑池县政府诚信

赞 (0)
分享到:更多 ()

中国洛都网 Copyright 2017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